很巧妙地閃過了這樣的念頭。今天腦袋興起了想要知道去年金鐘獲得多項大獎的電視劇《痞子英雄》編劇是誰,上網查了一下連到編劇陳慧如的部落格。這部戲劇去年炒得十分火熱,但我就是沒看過,真是抱歉哪!(接下來就是趁空檔的時候趕快惡補一下了)

      不過今天讓我收穫很多的地方,是我連到她的部落格看了文章內容,很多文字間傳達出的念頭想法,我都有過,有種感謝自己竟萌生這樣的念頭!這讓我在人生轉彎的時刻裡,心裡有些共鳴,那種感覺很像海裡找到一根浮木,有個走在前頭的人經歷過這些事情,是個指引也是個鑑鏡。由於文章內容很多,我沒有辦法一下子看完,但我能感受出她是那種謙稱自己是編劇界的菜鳥,卻願意花心思卯起來研究細微人、事、物的人,也能感覺到她應該是個滿坦誠、仗義直言的人。從一些篇章來看,大概就會知道她一旦投入了,就是專注盡力地做好,當我和同事在討論怎麼這麼厲害,一轉換跑道就創作出口碑這麼好的作品,但我在爬文過程中,發現她確實不是僥倖而來,轉換跑道的準備在前三年就已經著手,先從小說開始撰寫,也丟過劇本到電視台、製作單位毫無下文的情況,最後是在朋友介紹下認識蔡岳勳導演。

      記者的採訪經驗對她而言是加分的,尤其對於題材接觸、人物事件角度的觀點切入以及寫作風格,都是很好的鋪陳。她辭去工作後在家陪伴女兒,並利用女兒上下學的中間空檔寫作,一篇文章裡提到她上班中跟離職後一天生活的時程安排,我覺得很有趣,那樣代表她是個講究效率、時間分配的人,畢竟現實生活中扮演照顧好女兒的角色是最重要的!她也說到自己的生理時鐘沒有辦法熬夜,只能在白天有限的時間完成這些寫作任務或者修改劇本,在讀這些文章的時候,覺得跟自己好像阿,我也是如此呢!當然,我和她雖然都是媒體出身,但我只有電視台專案企劃的經驗,相較起來範圍小很多,不過每個人生活經驗不同,還是會有自己的風格!

      今天我的思緒也飄到一些暢銷小說作家如:《哈利波特》作者J. K. 羅琳、《暮光之城》作者史蒂芬妮.梅爾,不論婚姻狀況,都是育有女兒的母親,她們成功的因素全來自對寫作的熱情。寫作很奇妙,在外在的行為上與這個社會脫離,但內心的情感則是時時需要和現實脈動連結,我想技巧、經驗可以靠後天累積補足,但是同理心的培養跟敏銳的觀察力,某種程度上來說是與生俱來的天賦。在陳慧如一篇〈人為什麼需要認命(編劇牢騷話)〉文章裡,有段話讓我非常有感覺:不管一個人是當上班族或是賣蔥油餅,這都是經過選擇的結果。認命並不是悲觀,並不是負面的作為,事實上,人必須要先認命,才會看到自己的本質和優點。你會做你現在正在做的這份工作,絕對不是偶然的結果。如果你不太滿意,等到過幾年你終於做到自己想做的工作,你就會發現,你從士林想去西門町,還是要先到 台北車站轉車才行。感謝這世上這許多認命的人,我們才有好吃的肉圓跟麵線可以吃,才有新鮮的蔬菜跟魚肉可以買,才能享受生活中許多自己做不來,由別人代勞的細小服務。我對自己的選擇認命,因為我不喜歡穿套裝,也沒辦法天天八點起床去打卡,更看不懂那些複雜的數字,只要一扯到圖表和分析的內容我頭就痛,所以我沒有成為 22歲那個我以為自己會成為的人。我沒有漂亮的頭銜和名片,也沒有足以誇耀的經歷和偉業,但是我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裡,做一點我認為可以影響這個世界的小事。

      之所以對上述這段話這麼有感覺,那是因為我曾經也對朋友講過類似的話,有時候看別人好像非常幸福快樂,那是因為他們樂於自己的選擇,他們認分地做好該做的事情,沒有超出太多額外的要求,如同認清自己是易胖體質想要擁有苗條身材,同時又沒有本錢像別人大吃大喝,那麼就別廢話,乖乖努力運動;又或者知道家族有哪些先天遺傳疾病,那麼就認命些了解哪些生活習慣可能導致發病可能性!我很贊同她說的人要先認命才會看到自己的本質和優點,我自己本身很容易下意識地去觀察別人的個性優缺,然後回頭來檢視自己擁有了什麼、缺了哪些,在心中就會初步做了個彼此優劣、差異性的分析,這部分的習慣有些是個性使然,有些應該可以說是企劃工作的訓練!同時,她說「你會做你現在正在做的這份 工作,絕對不是偶然的結果,如同你從士林想去西門町,還是 要先到 台北車站轉車才行。」我認為這部分還可以延伸比喻,也就是你還必須知道你轉運後搭乘的到底是哪條路線,而不是隨心所欲的當個路癡在那邊兜來兜去,徒增浪費時間!那樣對職場經驗前後的累積可是一點幫助都沒有,印象中陳慧如自己提到最擅長的部分就是寫作,她釐清自己的本質以及檢視自己這些年來在職場上的好惡,轉行當編劇這個念頭便在腦海裡出現,別人表面上看來她似乎非常順利轉行,但你永遠不會了解她內心一定有過許多焦慮和掙扎,同時拳腳功夫練得有多麼紮實,人果真表面看不得阿!

      此外,陳慧如也提到編劇最大的挑戰莫過於要忍受孤獨,獨自一人面對電腦,讓腦袋不停思索這些角色、故事線索該怎麼發展,她生動地說道她曾經發現自己到生人的環境竟然出現「社交失能」的情況,相較與當記者那段站在人群面前勇於發問的日子差別實在大,這應該就是不同工作性質差異造成的「取」、「捨」吧!我相信對她而言,當編劇透過自己心緒沉澱、思考創作作品對觀眾帶來何種價值觀的影響,這個工作任務一定有它的使命存在,如同她說的「我在自己擅長的領域裡,做一 點我認為可以影響這個世界的小事。」記得同事當初找我來工作室的時候,他曾問我你未來希望成為什麼樣的人?我說我希望生活能夠安穩自在、平安快樂,並且用自己的專長能力做一些能影響社會的貢獻,也因此這是我今天在瀏覽她的部落格會有這麼多共鳴感的原因,因為我知道自己要往這條路走,但我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在她的部落格裡發現許多相似的特質,這些給了我不少啟發以及溫暖與肯定,只是自己該如何把這些特質加以發揮,還是得多努力哪!


哈囉綺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